<tt id="wi8uy"><rt id="wi8uy"></rt></tt>
<acronym id="wi8uy"><center id="wi8uy"></center></acronym>
<acronym id="wi8uy"><small id="wi8uy"></small></acronym>
<acronym id="wi8uy"></acronym>
<acronym id="wi8uy"><center id="wi8uy"></center></acronym>
<acronym id="wi8uy"><center id="wi8uy"></center></acronym>

孫彬彬:銀行二級資本債風險究竟如何?-世界速訊

發布時間:2023-01-12 12:12:14
編輯:
來源:中新經緯
字體:

中新經緯1月9日電 題:銀行二級資本債風險究竟如何?

作者 孫彬彬 天風證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


(相關資料圖)

2023年1月5日,九江銀行公告稱不贖回其二級資本債,但1月6日再次公告稱行使贖回選擇權,引起市場對中小銀行二級資本債風險的關注。

根據《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試行)》,發行銀行贖回其他一級資本工具,應符合以下要求:一是使用同等或更高質量的資本工具替換被贖回的工具,并且只有在收入能力具備可持續性的條件下才能實施資本工具的替換;二是或者行使贖回權后的資本水平仍明顯高于銀監會規定的監管資本要求。

結合以上兩點要求來看,在收入能力具備可持續性方面,九江銀行近年來營業收入增速持續下滑,歸母凈利潤增速波動,盈利能力有所下滑,或會影響其再融資能力。同時,九江銀行關注類及不良類貸款占比和增速較高,且涉及房地產占比較高。據2022年半年報,九江銀行關注類、不良類貸款分別占比4.17%、1.57%,未來關注類可能轉為不良類貸款;不良貸款中,房地產業務占比較高為18.35%,經營狀況或受地產拖累。

行使贖回權后的資本水平是否仍明顯高于銀監會規定的監管資本要求來看,2022年三季度,九江銀行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2.99%、11.02%和8.42%,其資本充足率高于城商行12.85%的水平。據測算若贖回“18九江銀行二級01”,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將分別為12.55%、10.59%和7.99%,仍高于監管資本要求。

但經壓力測試,如果九江銀行贖回其全部資本補充工具,資本充足率為10.08%低于監管要求;此外,若關注類貸款按50%轉變為不良,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將從現今的8.42%顯著下降至5.49%,將或觸及監管底線。因此,九江銀行最開始或考慮資本不足情況選擇不贖回。

叢銀行業來看,銀行選擇不贖回的主要有四大原因。一是近年來盈利能力下滑,資產質量較差,收入能力不具備可持續性;二是行使贖回權后資本水平不足,不滿足監管要求;三是關注類貸款占比較高,未來轉變為不良貸款的風險較高;四是再融資能力不足,市場調整下發行端受阻,贖回后更難以續發新債。

九江銀行此次不贖回后又贖回,可能與其當前資本充足率仍符合監管要求有關,但仍須關注其資產質量承壓及關注類占比較高的情況。

哪些銀行不贖回二級資本債?

2018年以來,至2023年1月6日,市場上未贖回的銀行二級資本債逐年增加,根據我們統計,共有50支,涉及43家銀行,均為城商行及農商行,發行規模共387.87億元。從總資產規模來看,多為小于500億元的城農商行,共29家,占比高達67%;大于2000億元的銀行僅4家,占比9%。

圖1:不贖回的銀行二級資本債按銀行總資產分布

從區域分布及主體評級來看,多分布在山東、遼寧、安徽、湖北等地,且普遍信用資質較差。其中遼寧未贖回的二級資本債規模最多,為85億元;主體評級為A+及以下未贖回二級資本債的銀行有22家,占比高達51%。

圖2:不贖回的銀行二級資本債按區域分布

進一步分析不贖回的銀行收入可持續性,從營收增速和凈利潤增速來看,贖回前銀行的盈利能力普遍承壓。贖回日前一年度報告期的營收增速小于0%和凈利潤增速小于0%的銀行分別占比44%和53%。

從資本充足率和不良貸款率來看,未贖回的銀行資本補充壓力較大,不良貸款率較高,資產質量不佳。其中,贖回日前低于監管紅線(10.5%)的銀行僅3家,大多數銀行資本充足率為10.5%~12%,僅略高于監管資本要求,資本補充壓力較大;不良貸款率大于2.5%的銀行有19家,資產質量欠佳。

市場如何看待不贖回?

歷史上銀行不贖回二級資本債后,對市場有何影響?未來哪些銀行二級資本債有不贖回風險?

1月5日九江銀行公告不贖回后一日,該二級資本債估價收益率快速上行,5年期二級資本債收益率和信用利差均小幅上行,信用利差上升1.50~3.38bp,而同時間5年期中短票和城投債則下行,可以看出九江銀行不贖回事件對市場造成了一定擾動。

縱觀歷史上未贖回的二級資本債,在不贖回公告日后,5YAAA-二級資本債的信用利差大多先上升后回落,少數持續上升,可以看出不贖回對二級資本債市場有一定擾動,但由于不贖回的銀行資質較差,占比較低,影響有限。未來,或會有更多弱資質銀行不贖回,二級資本債市場分化程度可能加大。

表1:部分二級資本債不贖回后的信用利差變化

觀察二永債的到期贖回壓力,整體相對可控。2023年銀行二級資本債到期贖回規模4000余億元;2025年將迎來銀行二永債贖回高峰,到期贖回總規模1.2萬余億元;主要以國有行及股份行到期贖回居多,2023年城農商行二永債到期贖回規模占比17.90%,2026年達到高峰占比22.16%。

未來,投資者須關注資本充足率距監管要求較近、主體資質較弱的銀行贖回風險;同時,在已經不贖回的銀行中仍有存量二級資本債存在不贖回的風險。我們篩選了部分資本充足率小于10.5%仍有存量二永債的銀行進行分析,發現主要以城商行及農商行為主,且部分營收增速和凈利潤增速已為負值,盈利能力承壓。(中新經緯APP)

本文由中新經緯研究院選編,因選編產生的作品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選編內容涉及的觀點僅代表原作者,不代表中新經緯觀點。

責任編輯:王蕾

標簽: 二級資本 資本充足率 九江銀行

   原標題:孫彬彬:銀行二級資本債風險究竟如何?-世界速訊

>更多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18禁无遮挡羞羞污污污污免费,色一情一乱一伦一区二区三区小说,免费A级毛片,日本被黑人强伦姧出血视频,啪啪啪啪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