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wi8uy"><rt id="wi8uy"></rt></tt>
<acronym id="wi8uy"><center id="wi8uy"></center></acronym>
<acronym id="wi8uy"><small id="wi8uy"></small></acronym>
<acronym id="wi8uy"></acronym>
<acronym id="wi8uy"><center id="wi8uy"></center></acronym>
<acronym id="wi8uy"><center id="wi8uy"></center></acronym>

《白荊回廊》,不止是“和故人相逢”-全球即時看

發布時間:2023-01-12 18:12:52
編輯:
來源:網易游戲
字體:

《白荊回廊》是由網元圣唐旗下的上海燭龍自主研發的一款“以多維世界為基礎架構的即時策略RTS”手游。游戲中融合了“古劍奇譚”的世界觀,會有“古劍奇譚”系列的歷代角色在平行世界里加入進來。游戲公布之初,“上海燭龍”和“古劍奇譚”這兩個名字吸引了許多玩家的關注。官網上的那句宣傳語“于世界交點之處,逢似曾相識之人”,更讓眾多對“古劍奇譚”系列中的角色意難平的人們開始期待這款游戲。


(資料圖片僅供參考)

在我看來,這些期待可以總結為一句話:“希望那些在玩家心里留下過濃墨重彩痕跡的角色,能在不那么沉重的世界里繼續新的故事,和玩家們再續前緣?!蓖瑫r,這句話也可以看成是對游戲品質的3個疑問:角色們能否在二次元風格的游戲中展現自己?游戲的故事能否延續燭龍的水平?游戲的玩法和劇情是否足夠協調?

懷著這些疑問,我參加了《白荊回廊》在2022年12月27日開啟的“同調者測試”,從中得到了一些自己的答案。這些答案里有積極的部分,也有相對而言沒有那么積極的。

這次是游戲的“二測”

先說美術和故事

因為一場異變,主角所在的森羅世界意外地和許多別的世界聯通到了一起,因此,各個世界的角色們來到了森羅——這給那些上海燭龍開發的老游戲中的角色制造了出場機會,隨著這些角色來的還有一種會導致人變異的輻射,輻射會使正常人有概率擁有異能。

來到異世界的角色導致了種種事件的發生。在游戲開頭,主角身為白荊科技的新監督,需要帶領手下的異能者(游戲中被稱作“同調者”)去解決這些問題,揭開異變的真正原因。由此,主線故事開始了。

在《白荊回廊》中,我最先感受到的是細膩的美術風格:在崩壞的建筑廢墟和漫天的紅色沙暴構成的背景中,少女蘇筱出現在玩家面前,帶著一種模糊的暖色調,像是現實生活里,當我目光被一個人的某處特征吸引時,那個人整體呈現在我眼中的樣子。簡單點說,就是角色有種動態的模糊感,質感近似于油畫。

在我看來,這種美術風格體現出了開發者對角色和場景有著足夠全面的理解。這種理解造就的最好的一幕在游戲第二章的開頭。主角初入“血薔薇”組織,遭遇同調者白鳥梓的警告,一把武士刀從天而降,那之前,是色調模糊的人影在竊竊私語——神秘、曖昧又不可捉摸的氣氛,在不見面目的黑色人影和被虛化的背景中不斷積攢,隨后借由武士刀的出現達到最高峰。白鳥梓就這樣出場了,色彩艷麗、細節豐滿的少女倚著擲出的長刀向玩家高聲宣告:“此處不得進入!”

這句宣告經過配音演員翁媛的演繹,既有魅惑人心的危險感,又有一些寫實的意味。包括翁媛在內,燭龍請來的配音演員大多有過“古劍奇譚”系列游戲的配音經歷,還有一些人配過廣播劇、電視劇,讓游戲內的角色有了一些獨特的氣質。這些氣質也許不那么“二次元”風格,但足以讓我這樣的玩家喜歡。

白鳥梓登場

《白荊回廊》最吸引人的亮點之一,無疑是“古劍奇譚”系列中的角色。他們改頭換面,以全新的風格出現。我第一次“抽卡”就遇見了《古劍奇譚二》中的禺期,然后是《古劍奇譚》里的襄鈴,一改往日游戲中的古裝裝扮,穿著大企業的員工制服出現在我面前。這一切讓我有種在看《時空管理局》的感覺。

這些角色之所以能出場,是因為游戲構筑了足夠大且神秘的世界觀?!栋浊G回廊》的世界相當大,我在“同調測試”中經歷的故事僅僅發生在森羅世界的一處小小角落,在背景中,像森羅這樣的世界還有9個。從“黎明將至”的古教廷到“我也曾燃燒”的冰雪王城,再到被天網監視的智械世界,無數可以發生大量精彩故事的世界被“天裂”設定連綴在一起。

我希望在這些世界里看到風格不同的故事,這一點在游戲開端的章節中就有了苗頭:拜訪日式神社的靈異傳說、廢棄醫院的恐怖怪談,以及日常小巷的追逃小劇場。這些故事跳脫飛快,與風格不斷變化的關卡一起,帶給玩家新鮮感。

我最喜歡的一段對話(其一)

我最喜歡的一段對話(其二)

從測試內容看,總的來說,《白荊回廊》依然是以“一章講一個故事”的樣式來展開的,各個章節之間相互關聯,出場角色眾多,一些重要角色會反復登場。隨著章節增加,對世界觀和主角身上謎團的挖掘也會不斷深入。

輕快的節奏和豐富的角色給我留下了好印象。比如游戲第二章有10來個角色先后出場,這些角色都有比較詳細的刻畫,劇情部分顯得相當完滿。我甚至覺得關卡間的戰斗有些“多余”——劇情正展開著呢,怎么就打起來了?

再說說玩法

根據介紹,《白荊回廊》的玩法是“多維即時RTS”,這聽起來有點拗口,但玩起來卻頗為輕松,帶著一些復古味——游戲的角色會自動進行攻擊和移動,玩家需要做的,是在策略上規劃好他們的站位、技能和陣容搭配。

每場戰斗中,玩家可以選擇上場8名角色,戰斗目標通常是守護終端并消滅所有敵人。角色全部重傷下場或是終端被摧毀都會導致戰斗失敗。在這個基礎上,游戲在關卡中加入了許多經典設計,比如通過破壞場景內的物體來制造不同地形、給戰場引入不同的元素——破壞消防栓會帶來一大片水元素,破壞電線桿會帶來一陣閃電。這些元素會給敵人附加各種負面效果,各種元素之間也會發生反應。

水和電會暈眩敵人

這些相互作用的元素也可以由角色的技能產生。由于戰場四通八達、敵人總是從不同方向成批出現,“元素反應”這一設計在玩法上增添了自由度。玩家需要不停地思考如何移動角色、合理使用角色的技能,以元素連鎖造成最好的御敵效果。

同時,與“龍與地下城”規則相似,《白荊回廊》里的角色施放技能的次數是固定的,而“移動”和“施放技能”這兩個動作共享冷卻時間。高難度下,玩家需要計算怪物仇恨、刷怪批次和使用技能的時機,這些計算導向的解法多種多樣。

多樣化的解法,搭配玩家對資源的調配運營,為戰斗帶來了極大的自由度,讓每場戰斗都難以復制。游戲中除了主線外,還有“漫巡回廊”模式,這個模式讓玩家在由一連串隨機小關卡組成的副本中闖關,這些關卡有的是提供屬性加成,有的是遭遇戰斗,有的是補充劇情......對游戲有較高要求的玩家應該會對它感興趣。

在測試版本中,我能夠感受到開發團隊的設計思路:在狹小的戰場中給玩家帶來盡可能多的難題,玩家用手里的資源和關卡提供的要素來解題。因為影響戰局的因素較多,想要達成“最優解”并不容易。對于這一點,玩慣了老游戲的玩家應該能很快適應;但如果你之前沒有玩過類似游戲,可能要多花一些時間上手。

在自爆蟲面前守護終端

順便說,除了戰斗系統外,游戲的背景音樂也有一種古典趣味。在監督的辦公大樓或是咖啡廳中,伴著淡淡的爵士樂,我有時會想起《星際牛仔》:在2071年的茫茫星海之中,幾個賞金獵人集聚在比波普號飛船上,內心向往自由、不懼任何危險……同樣,在森羅歷1121年4月26日,一群來自各個世界的流浪者聚集在白荊科技大樓上,等待著和監督一起對抗序章劇情中預示的重大災難。

一些沒那么美的地方

接觸《白荊回廊》之前,我就有這樣的疑問:游戲的玩法和劇情是否足夠協調?

從測試版本來看,讓我十分糾結的是,劇情部分和戰斗部分結合得并不那么緊密。一些雜兵戰看起來不僅與劇情沒有關系,對我這樣初次體驗游戲、想要欣賞劇情的玩家來說,還顯得有些出戲,打斷了從故事中獲得的情感積蓄。有時候,在一場漫長的遭遇戰后,我會想:“之前這個角色說了什么來著?”

此外,游戲中的對話也需要進一步打磨。作為展示劇情最直接、最重要的手段,《白荊回廊》的對話顯得有些過于隨意,這種隨意主要體現在大量不符合人物性格和語境的措辭,以及隨處可見的網絡流行語中。也許負責寫對話的開發者想要表達在近未來的背景下,年輕的角色們需要一些輕松的詞匯來展現活力,但在我看來,白荊科技的幕后老板、沉穩的中年男人曲觀玄說出“別問,問就是……”,或是由另一位大哥級別的角色說出“就這,就這”的臺詞,還是有些違和。

一段略顯出戲的對話

等待它變得更好

盡管仍有瑕疵,但總體而言,《白荊回廊》的游戲品質還是超出了我的預期。我曾經以為這會是一款粉絲向的“古劍奇譚”衍生作品,但實際體驗下來,我發現它是一款以“古劍奇譚”系列為根基,從中汲取營養,同時具備古典意味和自身特色的新游戲。無論是美術、音樂、配音,還是講故事的方式,《白荊回廊》都做得符合上海燭龍一貫給我的感覺。

在這次測試中,我感受到的不僅是“和故人重逢”的喜悅,還有等待的興奮。我會期待它變得更好,以更完整的形式,早點和我見面。

標簽: 古劍奇譚 上海燭龍 美術風格

   原標題:《白荊回廊》,不止是“和故人相逢”-全球即時看

>更多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18禁无遮挡羞羞污污污污免费,色一情一乱一伦一区二区三区小说,免费A级毛片,日本被黑人强伦姧出血视频,啪啪啪啪网站